您当前的位置 :永吉门户网 > 旅游 > 中国的核紧急情况

中国的核紧急情况

时间:2019-03-25 08:34:23 来源:永吉门户网 作者:匿名



(2016年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目录

前言

一,核能发展与核应急基本情况

二是核应急政策

三是核应急“一案三制”建设

四是核应急能力建设和维护

五,处理核事故的主要措施

6.核应急演习,培训和公共交流

七,核应急技术创新

八,核应急国际合作与交流

结论

前言

原子的发现和核能的开发利用为人类社会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动力,极大地提高了人类了解世界,改造世界的能力。核能发展伴随着核安全风险和挑战。为了更好地利用核能,实现更大的发展,人类必须创新核技术,确保核安全,做好核应急工作。核安全是核能产业持续健康发展的生命线。核应急是核能产业可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保证。

核应急是一种紧急行动,不同于正常秩序和正常工作程序,用于控制核事故,减轻核事故和减轻核事故的后果。这是政府采取的紧急行动,由企业合作,各方协调统一。核应急是非常重要的,涉及整体情况。对保护公众,保护环境,维护社会稳定,维护国家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始终把核安全放在和平利用核能的前沿,坚持国家安全总体观,倡导合理,协调,进步的核安全观,坚持求发展,促发展的理念。安全,始终追求发展和安全。一个目标是有机整合。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人民一直努力工作,为创建核能事业,取得辉煌成就付出了巨大努力。同时,我们将继续完善核安全技术,实施严格的核安全监管,加强核应急管理。核能产业始终保持着良好的安全记录。

核事故不受国界影响,核应急管理不是一件小事。总结三里岛核事故,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和福岛核事故的教训,中国更加深刻地意识到核应急的极端重要性,不断加强和改进核应急准备和响应,不断改进中国的核事故。安全。保护程度。中国在核应急法律法规标准,体制机制,基本能力建设,专业人才培养,演练,公共交流,国际合作与交流等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不仅为核能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促进建立公平,公开,合作,共赢的国际核安全应急体系,为促进核能发展成果共享做出积极贡献。一,核能发展与核应急基本情况

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中国创造了核工业。 60多年来,中国一直致力于和平利用核能,促进了核技术在工业,农业,医药,环境和能源领域的广泛应用。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核能产业得到了进一步发展。

核电的发展是中国核能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核电是一种清洁,高效和高质量的现代能源。中国坚持平等重视发展和安全的原则,实施核电政策的安全高效发展,采用最先进的技术和最严格的标准发展核电。 1985年3月,中国大陆第一座核电站,——,秦山核电站破土动工。截至2015年10月底,中国大陆运营27个核电机组,总装机容量2550万千瓦; 25座核电机组正在建设中,总装机容量为2751万千瓦。中国已开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型先进压水堆和高温气冷堆核电技术。 “华龙一号”核电技术示范工程投入建设。中国实验快堆达到全功率稳定运行72小时,标志着快堆的关键技术。

随着核能产业的发展,核安全和核应急同步得到加强。中国的核设施和核活动始终保持着安全稳定的状态,尤其是核电安全水平。在中国大陆运营的所有核电机组均未发生超过国际核与辐射事故规模二级的事故和事故,气体和液体废水排放量远低于国家标准限值。正在建设的核电机组的质量保证,安全监督和应急准备系统已经完成。

中国高度重视核应急,始终以对人民安全和社会保障高度负责的态度加强核应急管理。早在核电决策的制定过程中,核应急响应工作就已安排好。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发生后,中国明确表示,核电政策的发展不变,强调核应急准备的必要性,以及1986年的国家核应急工作。1991年,国家核事故应急委员会成立,以协调和协调国家核事故应急准备和救援工作。 1993年,发布了《核电厂核事故应急管理条例》以制定核应急的基本规范。 1997年,第一个《国家核应急计划(预案)》被释放,以部署核应急准备和响应。之后,为了满足核能开发的需要,对其进行了多次修订《国家核应急预案》。目前,中国核应急管理和筹备工作的系统化,专业化,标准化和科学化水平得到了全面提升。根据中国核电的中长期发展规划,到2020年,中国的核电装机容量将达到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到2030年,努力形成科技研发体系,支持世界核电发展方向。工业系统,核电技术和设备在国际市场上占有相当大的份额,充分实现建设核电强国的目标。面对核能发展的新形势和新挑战,中国的核应急在技术,设备,人才,能力和标准方面仍存在一定的不足。这也是其他国家在开发和利用核能过程中面临的共同问题。通过观念创新,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中国将继续加强国家核应急管理,将核应急推向新的水平。

二是核应急政策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大国。在发展核能的过程中,通过制定法律,行政法规和颁布法令,制定了核应急的基本政策和政策。

中国核应急的基本目标是:科学统一,及时有效地应对核事故,最大限度地控制,减轻或消除事故,减少事故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保护公众,保护环境,维护社会秩序,并维护人民的安全。和国家安全。

中国核应急的基本方针是:不受约束,积极兼容,统一指挥,积极协调,保护公众,保护环境。

——始终是主动兼容的。各级核应急组织已做好充分准备,以“支持士兵数千天,暂时使用士兵”的态度应对可能发生的核事故。建立和完善专业化,合作化,资源整合,和平时期与战争,军民结合的核应急准备与应对体系。计划,协调和实施核应急和其他工作。

——统一命令和强大的协调。核设施运行单位应协调和协调指挥领域的核事故应急响应行动,各级政府应协调和指导管辖范围内的核事故应急响应行动。在政府统一组织的指挥下,核应急组织,有关部门,相关企业,专业力量,社会组织和军事救援力量合作,完成核事故应急响应行动。

——保护公众,保护环境。保护公众作为核应急的根本目的,并以对人民的一切态度和行动来处理核事故。保护环境是核应急的基本要求,尽量减少核事故引起的放射性物质的释放,最大限度地减少,减少或消除对环境的危害。中国核应急的基本原则是:统一领导,层级责任,联合律师,军事和土地协调,快速反应和科学处置。

——负责统一领导和评分。在中央政府的统一领导下,中国建立了分层负责的核应急管理体系。核设施运行单位是负责核事故现场应急工作的主要机构。省人民政府是本行政区域内核事故以外应急工作的主体。

——区块组合,军事合作。核应急涉及中央和地方政府,军队和政府,现场和非现场,专业技术和社会管理,必须坚持总体规划,相互合作,积极协调,全面救援。

——快速反应,科学处置。核事故发生后,各级核应急组织将尽早干预,迅速控制减灾,减轻对公众和环境的影响。遵循核事故处理规则,组织分析判断,科学决策,有效实施辐射监测,工程救援,去污净化,辐射防护,医疗救助等应对行动。

三是核应急“一案三制”建设

中国高度重视核应急预案和法制建设,制度和机制(简称“一案三制”),通过法制保障和制度建立和完善国家核应急组织管理体制。机制保证。

加强国家核应急预案体系建设。《国家核应急预案》是中央政府处理核事故的预先制定的工作计划。《国家核应急预案》全面规范核应急准备和响应组织体系,核应急指挥协调机制,核事故应急响应分类,核事故恢复行动,应急准备和保障措施。按照《国家核应急预案》的要求,各级政府部门和核设施运营单位应制定核应急预案,形成相互兼容的国家核应急预案体系。

加强核应急法律体系建设。中国基本形成核应急法律法规标准体系,整合了国家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国家和行业标准以及管理准则。它最早于1993年8月颁布《核电厂核事故应急管理条例》。自本世纪初以来,它还颁布并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放射性污染防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以便从法律层面对核应急做出规定和要求。 2015年7月,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得以实施,进一步强调加强核事故应急响应系统和应急响应能力,预防,控制和消除核事故对公众生命健康和生态环境的危害。有关政府部门应当根据这些法律法规制定相应的部门规章和管理指南,相关机构和核相关行业应制定技术标准。军方制定了参与核电厂核事故应急救援条例的有关规定和规章制度。目前,正在积极推动原子能法和核安全法的立法进程。加强核应急管理体系建设。中国的核应急实施实行全国统一领导,全面协调,分级责任和地域管理为基础的管理体制。国家核应急管理工作由中央指定部门领导。核设施所在省(区,市)人民政府指定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核应急管理。核设施运营单位及其上级主管部门(单位)负责该领域的现场应急管理。必要时,中央政府将领导,组织和协调全国核事故应急管理。

加强核应急机制建设。中国实行由部门牵头,涉及多个部门的核应急组织协调机制。在国家一级,成立了国家核事故应急协调委员会,由政府和有关军事部门组成。主要职责是:落实国家核应急工作指导方针,制定国家核应急工作政策,协调和协调国家核事故应急,决策,组织和指挥。紧急支持响应行动。同时,将成立国家核事故应急办公室,承担国家核事故应急协调委员会的日常工作。在省(地区,市)一级,将建立核应急协调机构。核设施运营单位设立核应急组织。国家和有关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核设施运营商建立专家委员会或支持机构,为核应急准备和响应提供决策咨询和建议。

四是核应急能力建设和维护

中国坚持积极配合,资源整合,专业支持,军民融合的原则,建立和维护符合核能事业安全高效发展的国家核应急响应能力,形成国家核应急响应能力系统,有效应对核事故。

国家建立全国统一的核应急响应能力体系,部署两个军事和地方工作制度,区分国家,省,核设施运行单位三级能力,推进核应急领域的各种力量。

建设国家核应急专业技术支持中心。建设辐射监测,辐射防护,航空监测,医疗救援,海洋辐射监测,气象监测预报,辅助决策,应对行动等八大类国家核应急专业技术支持中心和三个国家核应急培训基地,基本形成了专业完整,功能齐全,支持性的核应急技术支持和培训体系。建立国家核应急救援力量。经过多年的努力,中国已形成规模适中,功能齐全,布局合理的核应急专业力量体系。为满足核电厂建设布局的需要,根据区域部署,模块设置和专业配套原则,将成立30多个国家级专业救援队,承担各种核事故应急救援任务。军队是国家核应急救援部队的重要组成部分,负责支持当地核事故应急。近年来,核应急部队的建设取得了显着成效。为应对可能发生的严重核事故,依托现有能力基地,中国将建立300多人的国家核应急救援队伍,主要承担复杂条件下的重大紧急爆炸和应急处置任务,并参与国际核应急。救援行动。

建设省级核应急部队。在中国建立核电厂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建立了相应的核应急部队,包括核应急指挥中心,应急辐射监测网络,医疗网络,气象监测网络,净化点,疏散道路,疏散人员安置点等,以及专业的技术支持能力和救援队伍,基本满足了该地区的核应急准备和响应需求。省(区,市)核应急指挥中心与该级行政区核心设施相互联系。

建设核设施运营单位的核应急设施。根据国家要求,参照国际标准,中国所有核设施运营单位都建立了相应的核应急设施和优势,包括应急指挥中心,应急通信设施,应急监测和后果评估设施,以及紧急情况等紧急需求。应急电源。设备,设备和仪器;建立现场应急救援队伍,如辐射监测,事故控制,去污和去污。在核设施运营单位附属核相关团体之间建立核应急互助合作机制,形成核应急资源储备和部署的支持能力,实现优势互补,相互协调。

根据主动兼容的原则,围绕各自的职责,中国各级政府有关部门在《国家核应急预案》的明确任务基础上,建立并加强了服务保障核应急能力体系。

按照国家,有关省(自治区,直辖市)和各核设施运行单位制定的核应急预案,在国家核应急体系机制框架下,各级各类核应急部队统一部署和共同使用,共同承担核事故的紧急处理。任务。五,处理核事故的主要措施

中国参照国际先进标准,借鉴国际成熟经验,根据国情和核能的实际发展,制定了控制,减缓和应对核事故的工作措施。

深入实施防御。建立五道防线,向核应急门前进,多重障碍加强核电安全,防范事故,减轻事故后果。一是要保证设计,制造,施工,运行等的质量,防止偏离正常运行。二是严格执行操作规程,遵守操作技术规范,使机组在有限的安全间隔内运行,及时发现和纠正偏差,控制异常操作,防止事故演变。第三,如果不及时纠正偏差,当设计基准事故发生时,电厂安全系统和保护系统自动启动,并组织紧急操作以防止事故恶化。第四,如果事故得不到有效控制,则启动事故处理程序,实施事故管理策略,确保安全壳不受损坏,防止放射性物质泄漏。第五,在极端情况下,如果上述所有防线都失效,立即进行场外应急响应,以减少事故对公众和环境的影响。同时,建立了多个物理屏障,以确保强化层以防止和控制放射性物质释放到环境中。

实施评分响应。请参阅国际原子能机构“核事故事故分类表”,根据核事故影响的性质,严重程度和程度确定核事故的级别。核应急状态分为紧急待命,工厂紧急情况,现场紧急情况和非现场紧急情况,对应于IV级响应,III级响应,II级响应和I级响应。前三个响应级别主要是针对站点范围内的紧急需求实现的。当大量放射性物质释放到环境中,并且事故后果超出场地边界并可能严重危害公共健康和环境安全时,请进入场外紧急情况并启动I类响应。

部署响应操作。核事故发生后,各级核应急组织根据事故的性质和严重程度实施全部或部分应急行动。

——可以快速缓解控制事件。立即组织专业力量,设备和材料,开展工程抢救,减灾和控制事故,努力将核设施恢复到安全状态,防止或减少放射性物质向环境的释放。——进行辐射监测和后果评估。在事故现场和受影响地区进行放射性监测和人员暴露剂量监测。实时监测气象,水文,地质,地震等。进行事故诊断和释放源项目分析,研究事故发展趋势,评估辐射后果,并确定受影响区域的范围。

——组织人员实施紧急保护措施。当事故已经或可能导致碘放射性同位素释放时,专业组织将及时安排公众在某一地区服用稳定的碘以减少甲状腺的剂量。及时组织受辐射影响地区的人员,采取紧急措施,如隐蔽,疏散,临时搬迁或永久性移除,以避免或减少辐射损害。及时开展心理援助,以缓解公众情绪,减少社会恐慌。

——实施去污和医疗。消除或减少专业人员对人员,设备,场所和环境的放射性污染。组织核应急医疗救援队伍进行医疗诊断,分类和医疗,包括现场急救,当地医院治疗和后方专业治疗。

——控制访问通道和端口。根据受灾地区的具体情况,划定警戒区域,设置通道,严格控制各类人员,车辆,设备和物资。对出入境人员,车辆,集装箱,货物,行李物品,邮包等进行放射性污染检测和控制。

——加强市场监管。为应对受影响地区的市场供应和公共心理状况,将及时进行市场调控和重要日常生活必需品的监管。禁止或限制污染食品和饮用水的生产,加工,分配和消费,避免或减少放射性物质的摄入。

——维持公共秩序。严厉打击非法和犯罪活动,如借机传播谣言,制造恐慌。在群众安置点,救灾物资储存点等重点区域,将设立临时派出所,加强公安巡逻。加强核事故现场等重要场所的安全场景,并根据需要对周边地区进行交通管制。

——发布权威和准确的信息。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惯例,国家,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核设施经营单位应当按照中国法律法规及时向社会发布准确,权威的信息,及时报告公众的状况,影响和注意事项以及公众的需求。个人保护措施告知公众确保信息公开透明。——做好国际通知和申请协助。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要求《及早通报核事故公约》通知国际社会。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核事故或辐射紧急情况援助公约》的要求,酌情向国际原子能机构和国际社会申请核应急救援。

建立健全国家核应急技术标准体系。建立国家核应急技术标准体系,包括核电厂应急预案区,核事故分级,应急状态分级,应急保护行动,实施应急干预原则和干预层面等,为组织实施提供基本信息核应急准备和响应。技术指南。

加强紧急任务。建立核应急责任制,各级核应急组织保持24小时值班。在国家核事故应急办公室建立核应急国家联络点,负责核应急监测,及时了解国内核设施情况,并不断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提供信息。

6.核应急演习,培训和公共交流

中国高度重视核应急演练,切实加强专业培训,注重公共交流,不断提高各级核应急组织应对严重核事故的能力,普及公共核安全应急知识,营造良好环境。促进核能发展。社会对核能的发展充满信心。

组织实施核应急演习。《核电厂核事故应急管理条例》《突发事件应急预案管理办法》《突发事件应急演练指南》《核应急演习管理规定》等问题明确规定了国家核应急演习指南的原则,组织,内容形式,分类频率,保障准备和实施程序。为满足核能发展的需要,将定期举行全国核应急联合演习;有关省(自治区,直辖市)每两到四年进行一次现场非现场核应急联合演习;核设施运营单位将每两年组织一次综合综合。在演习期间,每年组织各种特殊练习,适当增加三个以上操作单元的练习频率。在核电站首次投入生产之前,当地省级核应急管理组织组织了现场联合演习。近年来,组织了代号为“Aegis-2009”和“Aegis-2015”的国家核应急联合演习,规模近6,000人。日本,韩国,法国,巴基斯坦和国际原子能机构派出官员和专家观察。 。建立三级核应急培训体系。国家核应急管理机构负责培训国家核应急管理人员。省(地区,市)核应急管理机构负责行政区域核应急人员的培训。核设施运行单位负责该单位核应急人员的专业技术培训。自福岛核事故以来,在中国各级举办了110多场培训班,培训班近10,000次。目前,中国的核应急管理人员和专业技术人员已经参加了不同层次的专业培训。

加强核应急公共传播和信息发布。中国高度重视核应急公共传播和信息发布,制定相关规定,明确公开,透明,客观,权威,信誉,科普等工作原则。各级核应急组织应当建立专门的核应急宣传队伍,及时向全社会宣传国家核能政策,核安全政策和核应急政策,提高核能发展的透明度,确保公众的利益。核安全监督权,核应急准备和响应权。 。 2013年以来,以“建设核应急核安全线,促进核能产业科学发展”为主题,多次组织全国核应急宣传活动,吸引了10亿国内外观众。 2015年1月,利用中国核工业成立60周年的机遇,启动了一系列针对国内外公司的宣传活动。 2015年12月,公司组织媒体进入中国核电企业,开展“帮助核能发展,协助”一带一路“”活动,展示中国核电技术的先进性,核电的安全性和可靠性,以及核电的监管性质。核应急准备的充分性产生了积极的社会影响。各类核相关企业,大学及相关组织也开展各种形式的核相关宣传活动,努力营造核能安全高效发展的良好氛围。

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毗邻广东省。特区公众舆论关注内地核能的发展。自1992年以来,广东和香港在广东大亚湾和岭澳核电站就核应急问题达成了多项共识。国家核应急管理局与广东省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举行简报会,不断丰富粤港核应急合作机制的内容,完善粤港核应急交流平台,并应对公众关注及时消除疑虑。中央有关部门还与港澳有关部门合作,共同开展各领域的专业培训,提高当地人才的专业水平,为维护港澳的繁荣稳定作出积极贡献。安全使用核能是关系到台湾海峡两岸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重大事件。海峡两岸都非常重视这一点。 2011年10月,海协会与台湾海峡基金会签署了《海峡两岸核电安全合作协议》。在协议框架下,两岸建立核应急事务联络机制,不断扩大核电安全法规和标准的交流与合作,核电站事故应急通知,核电厂环境辐射监测,核电站事故应急响应和准备等。结果。

七,核应急技术创新

中国制定了国家核应急工作计划,明确了核应急领域科技创新的要求,体制机制,人才开发,重大任务和保障措施,取得了一批科技创新,其中一些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核事故后果评估与决策支持系统开发。坚持技术引进与自主创新相结合,中国相关机构和研究机构,事故源项目估算,风场诊断与预测,航空放射性扩散,水体放射性扩散,核辐射医疗应急分类与救援,放射性剂量估算技术领域的成就为国家核应急决策提供了技术支持。

核应急基础技术研究。开展“华龙1号”反应堆,AP1000反应堆(美国先进压水反应堆),EPR反应堆(欧洲压水反应堆)等三代四代核电反应堆核反应堆应急技术和管理研究,高温气冷堆和快堆。关于多单元同时共模事故的主要问题,内陆核电站严重事故源分析,跨区域核应急准备,核燃料循环设施应急准备,核与辐射恐怖袭击应急响应等,继续研究和取得了一些成果它促进了中国核应急基础技术水平的全面提升。

核应急专用设备研发。重点推进核应急辐射监测,辐射防护,医疗救援,去污净化设备开发和系统集成。独立开发车辆(船舶)巡逻设备,航空辐射监测系统,辐射监测和事故响应机器人等设备,以及车辆(船舶)核应急指挥系统,核应急医疗分类和监测平台,医疗支持系统等。并已配备各级核应急救援队伍。中国海关使用的门式辐射探测设备由国内企业自主研发制造。核应急信息技术研究。开展核应急数据采集与传输标准化研究,建立健全国家核应急资源管理体系。开发核应急指挥信息系统,创新核应急计划模块化,智能响应过程,组织指挥可视化,科学决策等技术,实现日常管理和应急响应整合,提高核应急响应能力和组织指挥效率。

核应急医疗技术研究。开展急性放射损伤的诊断和治疗技术研究,制定急性放射损伤诊断和治疗的指南和治疗指南。开展核辐射突发事件医疗急救关键技术及其推广应用研究,开展核辐射事故生物辐射剂量快速估算方法,优化重症急性胰腺炎患者非清髓造血干细胞骨髓放射病。间充质干细胞(MSC)的联合移植在放射病治疗方面取得了多项突破,以最大限度地减少核辐射事故造成的伤亡人数。继续系统和临床研究间充质干细胞治疗核辐射损伤,并建立了MSC联合造血干细胞治疗严重放射病的新治疗方案。获得了“成人干细胞治疗辐射损伤新技术的建立和应用”项目的研究成果。第一个国家科技进步领域一等奖。军队医疗机构建立了“三级处置,四级治疗”系统核应急医疗应急救援能力建设体系。

公共风险沟通和心理援助研究。在核应急(事故)情况下,对大规模公共团体开展危机心理援助技术研究,构建相应的心理干预模型,提出对策,标准和实施指南。鉴于核辐射的特点,研究和准备公共保护问题和核事故的答案,核和辐射事故的医疗应急响应,以及其他公众的应用。

核应急环境气象创新研究。继续研究开发和完善中国气象环境应急响应数值预报业务系统。通过技术引进和自主研发,完善核与危险化学品泄漏气象服务系统的升级,完成大气扩散模式的精细化改造,全球模式分辨率从原来的85公里增加到30公里,中尺度区域模式分辨率该速度从15公里增加到10公里,可以更精确地模拟和预测污染物扩散。八,核应急国际合作与交流

中国是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成员。它一直致力于与其他国家合作,推动建立国际核安全应急体系,促进和平利用核能成果的分享,坚定不移地支持和促进实地的国际合作与交流。核紧急情况。中国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等国际组织在核应急领域开展了多层次,全方位的合作,不断扩大与世界各国在核应急领域的合作与交流。

积极参加相关的国际公约。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和国际原子能机构成员,中国高度重视国际核安全应急体系的整合。自1984年加入国际原子能机构以来,它加入了国际惯例,如《核事故或辐射紧急情况援助公约》《及早通报核事故公约》《核材料实物保护公约》《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核安全公约》《制止核恐怖主义行为国际公约》。在这些公约机制中,中国一直致力于与其他国家共同努力,推动建立和平,合作,共赢的国际核安全应急体系,充分发挥其建设性作用。

积极履行核应急的国际义务。中国支持国际原子能机构在推动核能和核技术应用,加强核安全,加强核应急和实施保障方面发挥主导作用。中国积极履行有关国际公约规定的国际义务,并响应原子能机构理事会和大会的倡议。中国代表团出席了由国际原子能机构组织的核应急机构和核安全公约实施会议,并负责任地提交了关于核应急和核安全合规的国家报告。参加了由国际原子能机构组织的许多公约活动。建议中国核应急领域的数百名专家学者参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开展的工作,为全球核应急合作提供建议。 2014年5月,中国加入了国际核应急响应和援助网络,以支持国际社会建立核应急系统。

积极开展双边交流。自1984年以来,中国与包括巴西,阿根廷,英国,美国,韩国,俄罗斯和法国在内的30个国家签署了双边核能合作协议,开展包括核应急在内的合作与交流。中美两国合作在中国建立核安全示范中心,为区域和国际核安保技术交流与合作提供平台。在中美和平利用核能条约的框架下,中国国家原子能机构和美国能源部联合组织了各种培训活动,如核应急医疗救援培训课程和核应急后果评估研讨会。 。在中俄两国总理定期会晤的框架内,将建立中俄核问题小组委员会机制,定期讨论核应急领域的交流与交流。中法建立了中法核能合作协调委员会机制,并与韩国建立了中韩核能合作联委会定期开展相关活动的机制。中国协助巴基斯坦建设核电站,并在核应急领域开展广泛深入的合作与交流。积极扩大多边合作。中国坚持合作互利的原则,在核应急领域与各国进行合作与交流。中国国家领导人出席了2010年华盛顿核安全峰会,2012年首尔核安全峰会和2014年海牙核安全峰会,呼吁国际社会加强核安全应急管理,加强核安全应急能力,加强实现各国人民的持久核安全。对人类有益的核能事业的信心。中国国家原子能机构以多种形式与国际原子能机构进行了交流与合作。 2014年7月,在重庆核事故核应急准备和响应亚太培训班在福建召开,为来自11个国家和地区的专家提供服务。平台;

2015年10月,在第一次全球核应急准备和响应会议上,中国与90多个参与国和10多个国际组织分享了核应急准备和响应的成果,并介绍了中国的核应急政策。通过亚洲核安全网,亚洲核合作论坛和亚太核技术合作协定,中国在区域合作与交流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中国于2004年1月正式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的辐射急救医学准备和救援网络。中国继续在核应急领域开展国际学术交流活动。中国,日本和韩国建立了核事故预警框架和专家交流机制,并定期开展相关领域的合作与交流。

积极开展福岛核事故的合作与交流。中国是日本的近邻,特别关注福岛的核事故。在启动核应急响应机制和实施国家响应的同时,公司积极履行其《核事故或辐射紧急情况援助公约》国际义务,并表示愿意向日本政府提供辐射监测和医疗援助。 2011年5月,应日本政府邀请,中国组织专家代表团访问日本,就福岛核事故交换意见,并提出处置建议。中国还选择权威专家参加国际原子能机构福岛核事故评估任务,开展福岛核事故影响评估。福岛核事故发生四年多后,中国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以多种形式与国际组织合作,总结和讨论福岛核时代核应急领域的重大问题。这些合作交流活动不仅促进了中国核应急的改善,也促进了国际社会对福岛核事故的经验反馈。积极响应原子能机构“核安全行动计划”。福岛核事故发生后,国际原子能机构发布了《核安全行动计划》,为国际社会改善核应急工作提供参考。中国将参照新标准和新概念全面完善国家核应急准备和响应工作;丰富和增加国家核安全核应急监督力量和技术支持力量;全面检查核设施运行单位的核应急工作,按照新标准完善应急措施。加强顶层设计,实施总体规划,建立和完善核应急能力体系。中国坚持最先进的技术,执行最严格的标准,全面加强核应急管理,努力将核应急提升到新的水平。

结论

实施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的理念,是中国重要的战略选择,坚定不移地推动核能发展。发展核能事业的步伐不会停止,加强核应急的步伐也不会停止。中国将继续加强和改进核应急工作,为核能产业安全,高效,可持续,健康发展提供有力保障。

未来,中国将坚持整体国家安全观和核安全理念的合理性,协调性和进步性。采取多项措施,全面落实政策,不断提高核安全应急能力,扎实开展核应急工作。坚持发展与安全,在安全的前提下发展核能业务,协调核应急与核能的发展;坚持能力和需求的匹配,适应核能的发展要求,不断提高核应急响应能力,确保及时有效的核应急响应;通过国际交流,我们将继续深化核应急领域的国际合作,推动建立国际核安全应急体系,在国际社会中分享和平利用核能的成果;坚持当前和长远考虑,着眼于中国和世界核能产业的发展趋势,并期待核能的发展。紧急工作,确保规划先行,准备工作先行,预防先行,主动推进,主动掌握。

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的发展离不开中国。中国将积极参与建设国际核安全应急体系,与国际社会共同解决核应急领域面临的重大问题。中国有信心,有能力不断提高核应急准备和响应水平,为实现人类持久核安全和实现核能作出贡献。

Copyright ?2018-2019 #首页标题#(www.lbs2010.org All Rights Reserved.